啃文书库 > 大明钉子户 > 第五七三章 逆推惨案

第五七三章 逆推惨案


      登陆的第三天后,才来了一个黑的跟非洲叔叔差不多的土著官员,带着一群下属,走到海边看见天策军的舰队就给跪了。他们永远服从的是强者,西班牙人来了是如此,天策军来了也是如此,看到这些如山的巨舰,心中敬畏而恐惧。
  
      这是本地部落的一个首领,所管辖的地域面积大概相当于一个县,名字很长,王越就记住了一个字,“坤”的读音,所以就直接叫他老坤了。
  
      林泽泉被请来当翻译,很快就搞懂这个官员的来意了。这个老坤羞羞答答地表示,大明天朝上国的大军来到咱这小地方,这是要干啥来?看看老坤两腿一直在颤抖的样子,王越大概明白了,这是被吓的。
  
      吕宋西北部靠近去往台湾和日本的航线,葡萄牙、荷兰、西班牙等殖民者都路过或者造访过这里,加上海盗的骚扰,对外来的军事力量当然比较敏感,尤其是天策军海军这些庞然大物看着就令人生畏。
  
      吕宋岛虽然被西班牙占据,但西班牙人兵力不过到四千多,加上人口总数才一万五千多点,基本上都集中在马尼拉周边,对其他地域都是形式上的统治。老坤是其中的一个代理人,定期向西班牙人上供而已,所以这个老坤算是这里的土皇帝了。
  
      弄明白了情况的王越对林泽泉道:“你告诉老坤,西班牙人对吕宋的统治将要结束了,今后的吕宋将是大明的吕宋,让他放聪明点。”
  
      林泽泉自豪地把王越的话翻译给老坤听,老坤傻眼了。吕宋与大明相距不远,几千年来这个庞大的中原国家向周围地区传播的只是文化,却从来没有把手伸向过南洋,现在这是怎么了?大明的国策变了?
  
      吕宋岛还是部落式社会,当地的土人其实与殖民者西班牙人的斗争时有发生。由于偏远地区西班牙人的统治力薄弱,老坤这样的部落酋长过得还算逍遥自在,不但有众多的土人共其驱使,还有华人侨民为他提供财货用于享受。
  
      但是换做大明就不一样了,那可是一个拥有两万万人口的大国,又近在咫尺,如果大明要对吕宋实行统治,自己逍遥的日子可能就到头了。
  
      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酋长,哪敢说一个不字?好汉不吃眼前亏,老坤匍匐在王越面前,表示自己对大明的拥护。
  
      真心还是假意,王越并不关心,而是命人送个老坤一些见面礼:指甲刀十个、小镜子十面、铁锅十口、起点城产玻璃瓶鱼罐头二十个、压缩饼干二十袋。东西不多,算是王越表达善意的一种方式,送他们镜子和指甲刀,也是看他们太邋遢了,不知道多久没照过镜子剪过指甲了。
  
      吕宋岛上的部落冶炼水平低下,任何铁器都是宝贝,尤其铁锅更显珍贵,更贵重的当然还有镜子,当然指甲刀也很稀罕,为此老坤带回去后,他后院的嫔妃们打起来了,太少了,不够分呀。
  
      大明人的稀罕物可真多呀,千奇百怪的事物太多了,第二天老坤又带着几百族人浩浩荡荡地又回来了。男女都有,带着各自的货物来交易。老坤带来的是一块狗头金,直接丢在王越面前,要换他手里的钢化玻璃杯,这杯子一看就很高大上啊。
  
      王越有点晕菜,一个二十多元的杯子能换一块狗头金?下意识地,王越把杯子递给老坤,老坤接过后兴奋的手舞足蹈,接着又小心翼翼地捧着杯子,生怕弄坏了。
  
      王越想起来了,吕宋岛西北部沿海的巴古罗省,是后世著名产金地,据世界冶金史记载,这儿曾经挖出过重达一百二十六千克的狗头金。菲律宾黄金储量为世界第三,长期居于全球五大产金国,金矿富集高、品味好,不少是以块状的狗头金形式存在,且靠近海岸运输方便,与中国内陆的金矿相比,开采尤为便利、成本尤为低廉。到了二十一世纪,菲律宾年产黄金仍有三十多吨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这附近就是吕宋岛的产金地,怪不得老坤能拿来狗头金。
  
      当兵的把买卖做疯掉了,一面随身小镜子能换一块金子,这买卖上哪找去?一包饼干能换一头鹿,外加一些水果什么的。一口锅能换一头牛或者一块金子,一个玻璃瓶鱼罐头能换一堆水果和干贝。起点城能够随处弄到钢铁,有名士兵的父亲在石景山工业区上班,他的父亲为他打磨了一把匕首,这把匕首换了好大一坨金子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天策军军纪的约束,还要继续打仗,这帮家伙可能连内裤也要脱下来换成金子。现在他们才知道,出海打仗竟然能赚到意外之财。
  
      营地门口的买卖兴旺的一塌糊涂,有了本地人提供的新鲜肉食蔬菜,军队的伙食改善了很多。本地的土著也很爽啊,换了一堆好东西回去不说,这些当兵的中午还请他们吃饭。
  
      同样的野味,在他们手里不是火烤就是炖,到了人家的手里,少出来的东西吃的那些本地土著连舌头都差点给咬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就更热闹了,来的都是年轻土著女子,在营地外头转悠。南岛土著开化程度不高,也没有大明女子那些道德约束,这些土著女子不但埋汰,皮肤还黑,根本无法与大明本土的女子相比,所以天策军士兵们有些瞧不上眼。
  
      但是那些日本雇佣军却如猫遇见了散发着腥味的鱼,只要是女人不论美丑他们都有兴趣,于是不少日本雇佣军就跑过去搭讪,看看有什么便宜可占。
  
      谁知这些土著女人比他们还猛,结果当天发生了十几起逆推的惨案。最惨的一个日本雇佣军士兵,被三个皮肤黝黑的女子轮了就算了,身上的衣服都扒的干干净净,这家伙最后用芭蕉叶围着屁股跑了回来,这成为了本次登陆吕宋作战的最大的战斗损失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日本雇佣军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,日本人的饥不择食给天策军士兵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