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侠武大宋 > 第一〇四七章 做一回好姐夫

第一〇四七章 做一回好姐夫


      天祚帝之死,可以说是他自己和诸葛无智合起伙来害死了自己。只要他们两人之中有一个信任白胜,便不会出现这场悲剧,但是身为帝王将相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保持这种君子之风?
  
      君子是做不了帝王将相的,就算瞎猫碰到死耗子做了一回,不出三天,就会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半点。帝王可以不是孤家寡人,将相也可以不是无耻的政客,却唯独不能是君子,因为君子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无法生存。
  
      女人总是要寻个依靠的,既然不能扑入死去的父亲怀中,耶律骨欲一转头就扑入了车辇之中,趴在白胜的胸膛上痛哭,却不知她爹只是先走一步,她老公很可能紧随其后。
  
      白胜不会告诉耶律骨欲自己的伤势以及垂危的境况,告诉她这个,除了惹她哭得更凶之外别无益处,哪怕是转眼就死,他也不想看到亲人为他哭泣。
  
      他只能用没有伤的那条手臂轻轻拍一拍妻子的后背,“好了,不要哭了,我岳父有没有留下遗命,让谁来继任皇帝?”
  
      白胜觉得,自己来辽国一趟,却终究没能保住岳父的性命,虽说此事咎不在己,但是毕竟也没能帮上妻子什么忙,既然事已至此,自己还有一口气在,索性发挥一下余热,跟红孩儿以及金国人死磕到底,帮助一下妻子的民族,也算对得起妻子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帮忙也要讲究一下方式方法,自己登高一呼,号令群伦是不合适的,因为那样必然有人会想:怎么?你白胜要当辽国皇帝不成?说到底你来辽国的目的就是不纯。
  
      所以他要问一问继任的皇帝是谁,与继任皇帝说一下眼前的打算,如果继任皇帝如同老岳一样不信任自己,那就没有办法了,只能带了妻子率众撤出燕京,哪怕等待辽国人的是金国人的屠城,也与我白胜无关了。
  
      耶律骨欲也是识大体的人,知道眼前有无数正事大事要办,便止住了哭声,走出车辇,转而带回一个十六七岁面目清秀的少年,站在车辇门口道:“这是你姐夫,快叫姐夫。”
  
      少年顺从地喊了一声姐夫,耶律骨欲又对白胜说道:“夫君,这是我的弟弟耶律雅里,父皇临终前曾经指定他为储君,当时大石林牙也在场的。”
  
      耶律骨欲原本一直称呼耶律大石为大石哥哥,但是她对耶律大石不听解释也不调查、就点了耶律答里孛的穴道很是不满,所以大石哥哥这称呼从此作废。
  
      少年耶律雅里是天祚帝的次子,虽然在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耶律敖卢斡比耶律骨欲都年长几岁,但是耶律敖卢斡在少年时期就被天祚帝过继给了大丞相耶律隆运,就等于是丧失了太子的资格,所以耶律雅里继任大宝乃是顺理成章之事,辽国群臣心里早就有数。
  
      耶律雅里和他父亲耶律延禧不一样,他决定把自己的命运和前途全部押在白胜的身上,因此说道:“姐夫,小弟年幼无知,无法承担起辽国君主这个重任,所以小弟恳请姐夫代小弟来做一段辽国的皇帝。”
  
      耶律雅里这话说得极为漂亮!含义极其耐人寻味,其中蕴含的政治智慧远胜乃父耶律延禧。
  
      这话的意思可以这样理解:倘使你白胜有篡夺辽国皇位之心,我耶律雅里根本没有反抗之力,索性把皇位让给你,只求你饶我一命;反过来,如果你白胜是真心来帮忙的,那就替我这个当小舅子的挡住金国人这一波凌厉攻势,挡住了之后你再把皇位还给我。
  
      总之不管怎样,我耶律雅里都是信任你白胜的,我把国家和民族都交给你了,够不够信任?
  
      白胜没能理解到这么深刻,却也知道耶律雅里的求助之心,就笑了笑说道:“小孩子别胡说八道,皇位这东西岂能说让就让?如果你实在不想当这个皇帝,你可以让给你姐姐,让她当个女皇,至于我这个当姐夫的,是绝对不会觊觎你们契丹民族的领袖位置的,替你挡一挡金国人没有问题,如果挡不住,我死在你前头就是了。皇位这事儿再也休提!”
  
      耶律雅里等的就是白胜这句话,听罢立即深深鞠了一躬,“小弟拜谢姐夫!”
  
      若不是皇帝不能给别人下跪,此刻耶律雅里都有跪谢白胜的冲动。白胜这一席话当着他姐姐的面说出来,想必不会作伪,自己这个皇帝能不能坐得稳,辽国能不能起死回生,全看姐夫如何用命了。
  
      白胜道:“行了,咱们兄弟之间何须如此客气?怎么?你不打算派你们辽国的能人和我们一起对抗金人么?”
  
      白胜指的是欧阳牧野和耶律大石,那两位还在一旁以驷马倒攒蹄的姿势捆着呢。
  
      我白家军固然可以与金国人作战,可是这场战争毕竟是辽金之间的战争,总不能我白胜顶上前去,你们辽国人就全部缩在后方看热闹吧?那也太不仗义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你得让耶律大石来听令才行。
  
      白胜若是不说这些,耶律雅里都想不起这御花园中还有耶律大石这个人来,什么契丹第一英雄?在敌人侵入皇宫之际,屁用没有,就被人给驷马倒攒蹄了,这样的英雄不用也罢。
  
      然而白胜这样一说,耶律雅里就不能继续选择性地忘记了,想派人去给耶律大石松绑解穴,手下却是一个能够解穴的人也没有了,行宫里的御林军全部被金国人杀干净了,而那些懂得武功的神弩营女子跟她们的领导耶律答里孛一样,都被人点了穴道
  
      。
  
      白胜知道小舅子的尴尬,便说道:“看来兄弟你的身前人手有点紧张,既然如此,为兄就代劳一下吧,关胜,林冲,你们两个去给耶律大王松绑解穴,婆惜金莲,你们去解救答里孛和她手下的女兵。”
  
      关胜和林冲立时领命,过去把欧阳牧野师徒放了,欧阳牧野师徒讪讪地走到了耶律雅里身边,耶律大石惭愧告罪:“罪臣耶律大石护驾不力,还请陛下责罚。”
  
      而欧阳牧野虽然无需谢罪,却不能不对白胜表示感谢,因为若是没有白胜出手,他师徒两人势必会被完颜宗望处死,就算心里再怎么别扭,也不能不承认白胜是他们师徒的救命恩人。
  
      所以直接对白胜施礼道:“欧阳牧野,谢过白大侠救命之恩!”
  
      白胜道:“说什么谢不谢的?杀完颜宗望不过是举手之劳,我来燕京的第一天就说过了,我来到这里就是来杀完颜宗望的,好了,既然你们师徒没有什么大碍,咱们就需要抓紧时间商量一下如何击退金国人。”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