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最后的咏春 > 第九章 赶尸人

第九章 赶尸人


  没有血流出来,一滴都没有。
  七具尸体、七颗头颅,无声无息地倒在铺满了黄叶的泥土地上,风轻轻一吹,就化作沙尘散开来。
  盯着逐渐消散的式神,徐道青不自觉间蹙起了眉头。
  因为在七年前曾遭遇过,所以有关式神,他多少知道一些。
  式神,原本称作侍神,意思是侍奉其主的神怪或者灵体。其前身应当是炎黄国道家流派中例如“黄巾力士”之类的道法,在唐朝时传入小和国,又由小和国中的阴阳术士逐渐演变,最终成为一个独立的体系。
  当然,所谓的黄巾力士也好,鬼怪也罢,或许曾经是有过的,但如今早已消逝在历史的滚滚年轮里。
  而此时徐道青遭遇的式神,只是基于科学和迷信,再配合一些残忍的手段制造出来的“武器”,能施展幻术,会一些武技,却也仅此而已了。
  至少,在徐道青眼中是这样的。
  “终究比不过我炎黄国的武人!”
  在小村附近遇到式神,是徐道青早就预料到的,这本就是他先前布置的一步闲棋。
  杀了这一队式神,也不过兴之所致,至于后续的变化,仍在他考虑之内,此时却不愿多作干涉。
 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  他伸出一根手指,抹平了双眉间的褶皱,然后抬了抬头,往小村的另一边走去。
  那一边,有一个小山坡,略微突兀地矗在稀稀落落的林地里,坡顶还长着一株很老的松树,密密麻麻的墨绿松针,在夜幕下,无声地相互碰撞着。
  襄墓。
  从表面上看,这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墓,是徐道青在无意间发现的,他曾去到墓中,然后便知,此处大抵是数百年前,南宋时期,某位名襄的女侠的长眠之地。
  夜空无月,只有些许零零落落的星光。
  徐道青大步走着,在昏暗的夜色里,他看到墓前站着一个人。
  是个消瘦的青年,面白无须,他穿着北平城里最常见的布衫麻裤,但袖子和裤腿都卷起来,左手手腕与右脚脚踝处,分别系着个青铜铃铛,右手则提着一个大号的酒坛子。
  青年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唇,他仰头,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,两只细长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身前的坟墓,目中溢出来几乎狂热的光。
  徐道青在距离青年五米外的地方站定,双手已不自觉地紧握八斩刀,作为最巅峰的武人,他本能地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机。
  但这丝危险并非来自那个浑身酒气的青年,而在于隐藏在其身侧的,一抹漆黑的影子。
  凝神于目,定睛看去,在徐道青的眼眸里,那抹黑影的模样顿时变得清晰起来。
  竟是一头僵尸,足有两米多高,穿着前清的官服。它的皮肤泛着银光,是死人特有的灰白色,它的手臂极长,一直垂到膝盖,伸地笔直的手指前端,有十根尖刺般的黑爪,正飘散出一缕又一缕的黑气。
  僵尸原本闭着眼一动不动,但徐道青看向它的时候,它骤然在原地一跳,猛地睁开眼,空空洞洞的瞳孔里,绽放出两团诡异的绿光。
  便是徐道青,在这两团绿幽幽的光芒下,亦微微不适。
  “湘西赶尸派?”他开口问道,手上的刀则握地更紧了。
  “不,不是湘西的。”青年摇头道,“自祖父那一辈开始,我家算是北平人!”
  一口饮尽坛中酒,随意一甩,酒坛子远远飞出去,“砰”一声,撞在附近的一棵树上,碎成几瓣。
  青年深深地吸了口气,呼出来,又顿了一会儿,才转过身,面朝徐道青,抱拳行了一礼,说道:“赶尸派末代传人楼旭辉,见过前辈!”
  “我曾暗中探寻一番,本以为北平城中的年轻一辈,皆是歪瓜裂枣,却不想还隐着你这等人物……”徐道青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,“倒是走眼了啊。”
  “呵,赶尸之术不过旁门左道,而您是巅峰武人,我入不得您的眼,再寻常不过了。”楼旭辉笑了笑,左臂轻轻一震,系在手腕上的青铜铃铛“叮叮”作响,守在他身侧的僵尸便跳到他身前。
  “赶尸派传到我手中,几近断绝,在这个世道上,恐怕只剩下我一个赶尸人了,我欲重振赶尸派!”高声说着,楼旭辉倒退两步,将自己彻底藏到僵尸的后边,他指了指一侧的襄墓,“我要此墓的主人!”
  “如我所料不差,此墓之主该是位武人,恐怕已逝数百年了吧,我要得到它,炼成尸傀!”
  伴随着话语声,楼旭辉愈发狂热与兴奋。
  蓦然间,一声断喝如霹雳般,响彻四方。
  “不可能!”
  八斩刀直指前方,徐道青冷冷说着:“这个墓,不是你能动的!”
  “为什么?”楼旭辉闻言,下意识地提了提右手,想要喝酒,却发现酒坛子被自己扔了,他便咂了咂嘴,问道。
  徐道青面若寒霜,不作回答,两人对峙了好半晌,他却又说道:“你欲把武人的尸首制成傀儡,此事我不加干涉,毕竟也是赶尸派的传承所在。而武人的墓地虽然不多,却也不少,你大可到别处去寻觅,这个墓,不行!”
  “哦……”楼旭辉从僵尸后边探出半个身子,歪着脑袋,“墓里有什么呢?”
  “是从前的珍宝,传说中的武学典籍,还是某个不为人知的秘闻?”他自顾自地说起来,“不对不对,这些东西,你们大可以取出来再保存,何苦安置在墓中,除非,此物是不可离开这座坟墓的……”
  “难道是……”楼旭辉说着,发现徐道青愈发冰冷的神情,他亦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  “真的被我猜中了?那种东西,不应该只存在于少数几座帝王墓中吗,甚至只有千古一帝才配拥有吧,怎么这里会……”
  话音未落,破风声乍响,徐道青已提刀冲过来。
  楼旭辉见此,微微一愣,紧接着手腕处与脚踝处的铃铛齐震,在一片清脆的响声中,僵尸眼眸中的森罗绿光大盛,“嗖”一下迎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