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一品圣灵 > 第57章 夜战

  夜灵伸手抓出五道黑气击散了白光,他邪魅一笑: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!”
  女子没有接话,抬手又是一道白光,她轻踩马背,飞跃而起,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白色短剑。
  晚到一步的小姑娘听到夜灵之语,她拳头一握,气愤的还之与颜色:“哪里来的恶心东西,还敢打我家小姐主意,真是不要脸,也不照照镜子,看看你的恶心嘴脸!”
  小姑娘几句话,便揭开了夜灵的伪装,夜灵气得哇哇直叫,发出了原始的愤怒之声。
  “小东西,你找死!我要撕烂你的嘴!!”夜灵俯冲而下,直奔小姑娘而去。
  嗖!
  白光刺来,黑雾遇消融,短剑直刺夜灵本体,夜灵不敢怠慢,手爪抓出五道黑气破除袭来白光,另一只手爪抓向了女子的头颅,女子灵剑不变,抬左手,又是一道白光打出!
  砰!砰!
  两声闷响,剑破黑气,爪灭白光,女子主动下坠避开利爪,回头一剑,三尺白光,断邪灵追击之路,女子落地,微微喘息,两次交锋,稍落下风。
  “小姐,这个怪物是九品,你得小心,实在不行,就动用……”
  女子瞪了一眼,小姑娘讪讪的闭上了嘴,白衣女子见夜灵袭来,纵身又起,短剑挥动,剑气相迎,女子剑气虽然精纯而且在属性上克制夜灵,可毕竟修行日短,未入九品,时间一久,便露出了颓势。
  夜灵心中大喜,更是加紧了攻击,他身化残影,速度快到了极点,又是在这阴冷的深秋之夜,天地间的阴气随他挥洒,可谓如鱼得水,天时地利皆在于他。
  小姑娘站在下面干着急却没办法,突然她看到斩杀邪灵的众位镖师,转身喝令道:“哎!我家小姐可是为了你们,你们也不知道上前帮忙,都傻愣着干什么?”
  本来早想出手又限于身份不敢上前的庄四爷,也无二话,挥剑就上,老镖头做了一下安排也杀了上去,其他镖师聚在一起,也没闲着,只要有人就会有邪灵侵扰,他们可不像小姑娘,站在那里邪灵都绕着走。
  本来岌岌可危的女子,有了两个实力不弱的帮手,又稳住了战局,三人三把剑,时而以女子为主,时而以庄扬为主,两人主攻,老镖头凭着丰富的迎敌经验,辅助防御,一时之间,竟然和高出他们一个大境界的夜灵战了个平分秋色。
  夜灵对两个蝼蚁的加入自然极为恼火,眼看这纯净的灵魂就要到手了,却被两个蝼蚁插了一脚,心中的恶心可想而知,夜灵怒吼一声,化出了丈许真身。
  这是一只人面,蝉翼,虎背,狼腰,鸟尾的怪物,化出本体的九品邪灵不仅力量速度快了数倍,而且多手多爪,尾巴、翅膀无一不是利刃!
  夜灵庞大的身躯携着滚滚黑气呼啸而来呼啸而去,仅是余波,就震得白衣女子、庄扬、老镖头,疲于应对。
  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差距太大!”老镖头出声,“姑娘,你和我们四爷快走,小老儿,今年七十有八,即使死在此处,也不算短寿!”
  “不许胡说!你知道我的脾气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我要走,刚才就走了!”庄四爷挥剑而出,剑气虽不如起初刚烈,炙热之气却丝毫不减,这都是长年累月下的苦功夫。
  女子没有说话,手中的剑没有丝毫动摇,她年纪不大,在这样艰难处境之下的沉着冷静比之二人也丝毫不差,三人凭着一股狠劲,又拖了一刻钟,可也只有一刻钟。
  女子香汗淋漓,庄扬身上抓痕累累,深的多已见骨,很多次他都帮女子挡下了利爪,女子救过他,他虽然没说,却记在心里,要是最后只能活一人,他绝对会让给女子,他的人和他的剑一样刚烈。
  老镖头虽然经验丰富,可毕竟修为差了一截,虽然没有受伤,此时却已气喘吁吁,老镖头看到自家四爷浑身是伤,依然拼死奋战,不由得老泪纵横,他恨不得以身相替,可他老了,是个老废物了!
  “老先生!不必愧疚!你已经尽力了,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。”女子第一次开口说话,淡淡的声音,却润人心田,暖人心肠。
  “唉!”老镖头叹息一声,张了张嘴,终究是没说什么,他一脸沮丧的退出了战局,再留就是累赘了。
  庄四爷连挥三剑,三道剑气合为一气,赤红剑气逼得夜灵步步后退。
  “哈哈哈哈!”庄扬豪迈一笑,侧身问道:“还望姑娘告知芳名,即使死,我也想知道谁救了我,我又是和谁一起战的夜灵!”
  女子闻言,神色微微一怔,跃起挥剑,回眸一笑,道:“陈茉!”
  “沉默?”庄扬被女子眼中笑意晃了神,接着他一摇头,哈哈一笑,道:“陈默,倒适合姑娘!我叫庄扬,庄稼的庄,飞扬的扬!”
  两人互报名姓,庄扬是抱着必死之心,女子却是被庄扬的豪迈所感染,两人纵剑飞扬,地上众人也被两人的无畏和洒脱感动,尤其是庄氏镖师,他们看到四爷浑身是伤,血流不止,还在为他们拼命,这些八尺汉子都呜咽不已。
  “该结束了!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夜朗,获取你们灵魂与记忆的夜灵叫夜朗,哈哈哈哈!”夜灵不甘寂寞插了一句。
  “恶心的东西!”
  “你也配有名字!”
  “污了老子的耳朵!”
  小姑娘骂了一句,下面的镖师接了下去。
  夜灵先是一怒,接着他嘿嘿一笑:“叫吧!叫吧!下面就哭吧!这个蝼蚁的头颅我先取了!”他双翅鼓动带着漆黑的阴风,掠向了庄扬,庄扬已经气尽力竭,即使再能挥剑,也伤不了他。
  女子峨眉倒竖,右手挥剑,左手从头上取下了一支银色发钗,正当她要抛出之时,一道银色的剑气横空而来,夜灵怪叫一声急速后退,可依然伤了一爪。
  “哇哇哇……谁?”夜灵怒吼。
  “以大欺小,真当我人族无人不成!”一道身影手持银剑从夜色中走来。
  “人族,九品?”夜灵眼中多了忌惮。
  来人也不多言,挥剑就刺,他这一动,又是一番情景,万剑流星,无数白银剑气逆流而上,天地为之一亮,地上所有的人,一脸敬仰,“我人族的九品到了,前辈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