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曹魏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芷白姑娘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芷白姑娘

    风月楼果然离曹冲之前所在的地方不远,仅仅是两三步的路程,曹冲眼前便出现了一片风格与周围迥异的建筑群。
  
      这建筑群远远看上去,不觉得有多大,但是近的一看,发现还是有些规模的。
  
      不同于邺城巨大的醉梦楼,风月楼虽然是楼,但更多的是一处处二层楼高的小建筑组合而成的,只是在这一处处小建筑的最中央,有一处三层高的雅楼。
  
      这个雅楼最高,也是明面上的风月楼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让曹冲有些惊诧的是,这三层高的风月楼其实并没有什么买皮肉的女人,反倒很雅致。
  
      一楼的有说书先生,有乐女弹奏乐曲,有美姬翩翩起舞。
  
      二楼便是雅间,这个雅间看上去不大,但也绝对不算小,大概有一个小房间的大小。
  
      而且这雅间并不封闭,留有一面屏风。
  
      这屏风为木制,上面雕刻着各式的纹路,猛虎与骊龙纹路的最多,显出了凉州特色。
  
      第三层,只有一条小小的通道显露在外面,曹冲乍一看,已经不能看到太多的东西了。
  
      若是眼前所见,要说这风月楼与邺城许都的醉梦楼相媲美,又显得不够格。
  
      醉梦楼清雅,其间点缀着无数文人字画,花鸟竹树,让人一进楼中,便知道这是一处雅致之所。
  
      风月楼则不然,它虽然清丽,但是楼中的乐女美姬穿着太过暴露,而且楼中丝绸飘飞,粉红色调让曹冲想到了后世的“天上人间”,而不会是一处宴饮见客之处。
  
      不过,风月楼,倒确实不负风月之名。
  
      一进楼,曹冲这身装扮,马上有侍者前来接待。
  
      曹冲手上一把羽扇,半掩遮脸,一声华贵衣裳让侍者不敢怠慢,尤其他看到曹冲腰间的令牌之时,神态便愈加恭谨了。
  
      周独夫之前来过此地,因此上前与侍者交涉,片刻之后,曹冲一行人已经是在二楼的雅间了,而且是边上的雅间。
  
      透过这木制屏风,曹冲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下面的人,但是下面的人却很难隔着屏风看到曹冲的全貌。
  
      至于声音的话,曹冲能够听到下面吵杂的声音,而下面很难听到他与周独夫等人的说话声。
  
      到了雅间,曹冲把羽扇拿下来,眼睛看向一楼。
  
      即使段家贾家遭劫,但是风月楼却依然热闹。
  
      看起来,这个风月楼是挺受人欢迎的,倒是之前,自己居然不知道还有风月楼这个地方。
  
      风月楼在城北,在之前,这可是段家的势力范围,但是让曹冲奇怪的是,这家酒楼居然不是段家的产业,也不是其他世家的产业,而是一个女人的产业,听着周独夫在一边讲述,曹冲对于这个女人也有了一些了解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些了解倒是坊间传闻,能够当真的,十句中有一句就不错了。
  
      听完周独夫的话,曹冲知道了这个女人名叫芷白姑娘,至于她的真名,没多少人知道。
  
      原来这个芷白姑娘是一个孤女,但是生得可人,美艳据说无双,姑臧,武威,乃至敦煌的人,都慕名而来,这个芷白姑娘左右逢源,居然给自己挣下了一个风月楼。
  
      万金不止的风月楼。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之所以被人人所知,自然是因为她的励志故事。
  
      一个孤女,最后成为风月楼的主人,交涉与达官贵人之间,这是很多人一辈子,或许是几辈子都得不到的,而这个芷白姑娘,居然只花了十多年,在二十多岁的时候,便拥有了这样的产业。
  
      这如何不让人敬佩。
  
      然而曹冲却是没有被这表面美好的故事蒙蔽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故事太假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个女人,即使再风华绝代,即使再聪明,要在一众男人之间生存,那也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有这么多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她自然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但大家别忘了,男人,大多是有征服欲,有拥有欲的,当你有实力拥有一个美人,你还会放她走,让她在其他男人身侧徘徊?
  
      曹冲想,若那人没有特殊的癖好的话,绝对是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继续跟别的男人睡觉的。
  
      这是关乎男人尊严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这个芷白姑娘能够把风月楼开在姑臧城北,本身就与段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说不定她就是段家的人。
  
      或许,这个动人的故事也全都是假的,她的孤女身份不过是刻意营造的,为的就是与段家划清界限。
  
      说不定,这个风月楼便是段家,或者说是高车族人的地盘。
  
      是段家留下来的后手,即使在世家溃败的时候,还有一处地方能够容纳自己的族人。
  
      狡兔三窟,何况段家是几百年的大家族?
  
      若这风月楼是段家的,那就有些有趣了。
  
      曹冲眼神闪烁不定,眼睛则是看向一楼。
  
      一楼人不少,当然全部都是男人,作为饮食区的一楼,除了那些美姬挑逗性的舞蹈之外,并没有值得人称道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而这些人吃着饭,喝着酒,也没有人大声喧哗。
  
      说书人说着秦王扫**的故事,却也是惹得不少人连连喝彩。
  
      曹冲把头转回来,看向周独夫魏延。
  
      “大头,这里你来过几次,与我说说这风月楼的规矩。”
  
      周独夫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规矩,在风月楼,客人就是规矩,风月楼有各种各样的女人,只要你喜欢,他们都能够提供,不管是一夜风流,还是在最后将她们买下来,都是如此,当然,除了那些清妓之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了,我都不知道那些姑娘的容貌,我怎知道我要怎样的女人?”
  
      周独夫满含深意的一笑,说道:“这个简单,郎君只需要把你要的女人的样子描述出来,他们自然会给郎君带来那些女人,到时候再给郎君甄选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服务,倒是有些意思。
  
      曹冲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便让侍者过来罢。”
  
      “郎君想好了如何写?”
  
      曹冲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周独夫碰了碰魏延的肩头,说道:“文长,你呢,你想好了吗?”
  
      魏延冷哼一声,显然对周独夫将曹冲带来这地方来还有些意见。
  
      “我家中早有夫人,便不做这些事情了,况且,我要时刻护卫在郎君身侧,岂能玩乐?”
  
      曹冲点了点头,这个侍卫,可比周独夫这个大头虾好多了。
  
      周独夫撇了撇嘴,也不理魏延,走出雅间,将带他们进来的侍者叫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将竹片纸币交过来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诺!”那侍者点了点头,马上将手上的竹片还有粘好墨水的笔毫拿过来。
  
      周独夫讨好似的拿到曹冲身前。
  
      曹冲也不客气,将竹片笔毫拿了起来,思索片刻之后,曹冲也开始动笔了。
  
      曹冲写的东西很简单,因为他脑中早就有模板了。
  
      甄宓!
  
      我倒是不相信,你这里还能够给我变出一个甄宓来!
  
      曹冲将竹片直接交给侍者,周独夫瞄了一眼,可惜没看到上面的内容。
  
      曹冲写完之后,自然轮到周独夫了,周独夫的要求就简单的,总共八个字。
  
      容貌无双,婀娜多姿。
  
      翻译过来,便是长得好看,曲线优雅,该有肉的地方有肉,咳,想来与***的身材是匹配的。
  
      侍者接过竹片,再看向魏延。
  
      魏延被他的眼睛一盯,没好气的摆手道:“我只是个侍卫,要护卫郎君,可不敢寻欢作乐,不似某人。”
  
      这是直接嘲讽了。
  
      周独夫脸色一黑,差点和魏延撕起来了,要不是曹冲一个眼神瞪过去,说不定两人还真的会打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侍者低头弯腰退出雅间,曹冲观察着一楼的景象,听着似有若无的声音,那个四五十岁,头上有些白发的说书先生,他讲的秦王扫**的故事倒也还有趣。
  
      当然,曹冲还是期待着自己要的人能不能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  
      甄宓啊!
  
      要知道,曹冲身居高位这么久,见过的美人,更是数不胜数,但是容貌能够比肩甄宓的,或许有,但是能有甄宓此种韵味的,真是一个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曹冲想着自己在竹片上写的内容,嘴角勾起笑靥。
  
      他倒是想要看到这个风月楼出嗅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从曹冲雅间走出来的侍者,手上拿着两片竹片,从小通道走到了三楼。
  
      与一楼二楼的风花雪月不同,三楼的风光则有些寡淡,甚至因为没有开窗的原因,这个三楼有些黑沉,只有暗黄色的灯火摇曳着,显得有些阴沉。
  
      侍者走上三楼,但是没有进入三楼,只是将手上的竹片放在三楼门前的一个桌塌上,便径直折返回到二楼了。
  
      而在竹片放下去没有多久,一双素手将两个竹片拿起来。
  
      拿起竹片的人身穿红色襦裙,头上扎着双马尾,看起来年纪不大,看身份应该是一个侍女。
  
      这个马尾侍女手上握着两片竹片,开始深入三楼,越进去,风景越是不同。
  
      由开始的阴沉,居然变得有些淡雅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最后,马尾侍女在一间房间门前停留,她像是这个房间的人,很是熟练的推拿进去,房间之内,有一个帷帐相隔,看着隐隐约约的轮廓,知道里面的是一个女人,而且不老。
  
      想来,便是这个风月楼的主人芷白姑娘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这是西二号雅间的竹片。”
  
      帷帐之中伸出一只手,纤纤擢素手,指如削葱根,好看极了。
  
      她接过两个竹片,帷帐里面的声音也是传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下去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诺!”
  
      侍女离开,帷帐里面的人影才显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细致乌黑的长发,披于双肩之上,略显柔美,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,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,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,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,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,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,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,更显分明,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,浅浅一笑,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,可爱如天仙。
  
      一身红色襦裙,更是将其姿态显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淡淡扫蛾眉,浅浅抹胭红,那艳可压晓霞,那丽更胜百花,这人见即倾心,这月见即羞颜!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拿出第一个竹简,这个竹简上面只有三个字,上面写着:容貌无双,婀娜多姿,显然是周独夫的那个竹简。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,只是轻轻的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这天下,大抵都是这样的男人。”
  
      她将周独夫的竹片放在床边的一个篮子上,那个篮子里面有很多木牌,想来,达到周独夫要求的人,有很多。
  
      接着,芷白姑娘拿起第二个竹片,这个是曹冲写的竹片。
  
      仅仅是第一眼,芷白姑娘的眼睛就亮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秾纤得中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不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。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瓌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。
  
      不大的竹片,几乎被端庄不乏霸气的字体占满了。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见这个字形,便已经开始正视起来,更别说这几十个字的描述。
  
      这文风,似屈原,似宋玉。
  
      四字一言,将美人描述的淋漓尽致,又仿佛不在人间一般。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心想,这样的女人,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世上?
  
      西二号雅间,难道今日我风月楼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?
  
      芷白姑娘拉了拉身侧的一根红线,门口的双马尾侍女马上推门而入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可有事吩咐?”
  
      芷白点了点头,对着马尾姑娘说道:“你去看看西二号雅间里面的人,罢了,你将这个竹简带过去,将写这个竹简的人带到这里来。”
  
      带到这里来?
  
      马尾侍女一愣,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主人可从来没有让一个人来三楼的,不管那个人是谁,有多高的官位,或者是多有钱,主人从来都没有让人来三楼。
  
      现在这个主人居然只是见了这个竹片,便要邀请人上来?
  
      当然,马尾侍女虽然震惊,但是很快便接过芷白姑娘手上的竹片,出了房间,然后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。
  
      房间里面,芷白姑娘眼神闪烁,他倒是想看看,能够写出这般文赋的人,究竟是何方神圣!
  
      西二号雅间的曹冲,此时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写出来的一段文赋,给予这风月楼的主人多大的震撼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他很快也会知道了....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曹魏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”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