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重启飞扬年代 > 第160章 旧时的年味

第160章 旧时的年味

    离开后塘湾的时候,农村里的年味愈发浓郁了。
  
      和新世纪以后不同,眼下没有法定的春节假日,农村里过年时间反倒更长一些。
  
      辛苦了一年,到头来,就盼着这几天能歇歇脚,回顾一下一年来的得失收获。
  
      对于孩子们来说,年关就意味着新衣服、好吃的和压岁钱。
  
      村委大院里隐隐传来阵阵锣鼓声。
  
      吴涛一听,就知道是旱船队伍在进行节目排练。
  
      农村的春节,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娱乐节目。
  
      这旱船队伍,纠集了说学逗唱的民间艺人,和花枝招展的女孩们,走街串巷地进行表演,倒也不失为一大看点。
  
      回到葡萄庄园,老娘张惠兰不仅自己忙得停不下来,而且把吴炳华支使的团团转。
  
      灶房里散发出黄豆的香气,吴涛一闻这熟悉的味道,便知道是红糖嘣黄豆,吃起来那是又香又甜,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放屁。
  
      钻进厨房,从箩筐里抓了一把带着余温的红糖嘣黄豆,一口一小撮,嚼得卡嘣卡嘣响。
  
      张惠兰忙着做些祭灶王的准备,顾不上理会儿子。
  
      门前走廊下,老爷子,带着二爷爷和大姑奶奶,正在翻着家里的族谱,也没工夫搭理他。
  
      这族谱,历经曲折,能保存至今,绝对算是家里最有价值的文物了。
  
      吴涛嚼巴着转悠到堂屋,吴炳华正坐在成堆的草纸旁,串着祭祖用的纸钱。
  
      两位宝岛的表婶,名义上是帮手,可她们手艺毕竟生疏了不少,大部分时间只是在聊着。
  
      和两位表婶打了声招呼,吴涛顺口问道:“表大伯和表二伯呢?”
  
      表大婶挥挥手道:“别提了,这两天,政府请吃请喝的,没有十回,也有八回了!”
  
      吴涛暗自讶然,当官的也太饥渴了吧?
  
      转念一想,又释然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谁让北江穷呢?没有资本,官员就难出政绩,地方就难有发展。
  
      所以时下的官商之间,地位是多少有些倒挂的。
  
      见到资本,甭管大官小官,都像是猫闻见了腥味一般,扑上去,咬住了不放。
  
      官员巴结商人,某种程度上甚至连骗都用上了。不管怎么说,先把人和资本骗得落地了,剩下的怎么都好说。
  
      随他去吧,吴涛摇摇头,不再去管。
  
      绕到院门外,正赶上小江、黑蛋和施子恒带着一大袋子香甜的爆米花和米花筒,兴高采烈地回来。
  
      边走还边拿着米花筒当枪,自带音效地相互射击。
  
  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biubiu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突突突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吴涛一把抢过小江手里的那根米花筒,三口两口地塞进了嘴里,嘎嘣脆,带着一股香甜。
  
      小江当即气得哇哇大哭,连叫着:“哥,你赔我,你赔我!”
  
      吴涛没好气给了他一巴掌道:“你再拿一根不就完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只有这根最像步枪了,其他的都不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快打住!”吴涛指着小江警告道:“不然没你的新年礼物!”
  
      小江立刻止住了哭声,抓了一把米花塞进嘴里,恨恨地嚼吧起来。
  
      眼见家里的事,自己也帮不上忙,干脆坐车回富贵家园去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进城的人不少,车子开得并不快。
  
      吴涛靠在后座上,懒散地和宋壮聊着家常。
  
      “壮叔,快过年了,还把你绊在我身边。婶子没意见吧?”
  
      宋壮乐呵呵地笑道:“她看到我拿回去的工资,什么屁话都没有。家里照顾得妥妥当当不说,还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一定要把你照顾好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婶子真是深明大义,贤惠勤勉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嗨,你还真别夸她。她就是把你当作摇钱树了!”宋壮心直口快地道。
  
      车子路过仇美人照相馆的时候,吴涛见到门口聚满了人。
  
      心下满是奇怪,这不科学!什么时候仇美人这照相馆也这般火爆了?
  
      好奇间下了车,走进去一看,里头还排着长队等着拍照呢。
  
      这不,过年了,很多家庭拖家带口地来拍张全家福,顺便给茁壮成长的孩子们记录一下成长的瞬间。
  
      毕竟一年一变样,过了年,又痴长了一岁。
  
      吴涛刚进门,便被仇笑天逮个正着,“快过来帮我顶一会,我去上趟厕所。”
  
      被拍照的一家子顿时不乐意了,“嘿,师傅,你上厕所我们可以等你。但你拿个小年轻来糊弄事,这可就不对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吴涛耸耸肩,表示爱莫能助。
  
      仇笑天却较起了死理,“哥,姐,我能糊弄你们吗?我实话告诉你,他手艺可比我强多了。那可是咱们省排得上号的著名摄影大师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拿着大众摄影翻开了给对方看。
  
      一边翻,还一边死盯着对方,仿佛坚定的目光,能说服对方似的。
  
      结果这一家人不仅没被说服,反而指责仇笑天道:“师傅,你有这功夫,我们全家福都拍好了,你说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你快别**了,赶紧拍吧。
  
      仇笑天浑身的无奈,尤其是膀胱膨胀的无奈,以至于双腿夹得更紧了几分,看得吴涛忍不住发笑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面突然响起一道惊讶的声音道:“嘿,你不是摄影大师吴涛吗?”
  
      吴涛闻声也是惊愕连连,在这还有人能认出自己。
  
      回头一看,原来是北江中学的同学,一个带着眼镜的青春痘男生。
  
      “你肯定不认识我,我是八班的王超,和杨光伟是同学,经常听他说你的传奇故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嗨,你好。”
  
      旁边的中年男子一见这情况,连忙问道:“小超,你认识他?”
  
      王超回头道:“当然了,爸,他是我们这届的第一名,多才多艺,拍照拍的可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男看过来道:“小师傅,一会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拍?”
  
      吴涛看了一眼仇笑天被尿憋到爆炸的惨样,微笑着点头答应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仇笑天终于解放了,放下相机,捂着下身,高喊着‘借过’,就冲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吴涛端起相机,整个人的气息陡然一变,再不是先前懒散少年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阿姨换个位置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王超你的外套最好脱掉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通耐心专业的调整指点,看得队伍后面的人,个个不明觉厉,频频点头。
  
      到底是摄影大师啊,就是行家!
  
      等到仇笑天撒了泡尿,悠悠地回来时,门口排队的一群人正乐滋滋地议论着道:“大师已经答应帮我们拍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也要去找大师拍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  
      这才多久,吴涛的手艺,就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?仇笑天一脸懵然地想到,这世界果然变化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