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美人食用指南 > 523心慌慌
    事实上,青司绝对没有顾辉耀看上去那么高人风范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她只是每天站在那里听着所有人的唾骂声,推算着事态的发展,渐渐的,一切就都习惯了,
  
  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在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着,甚至比她设想的进度更快更好。
  
      被众人唾骂,被人从神女的神坛上拉下,变成了人人唾弃的“狐媚子”,“妖人”。
  
      曾经她的命牌被人供奉在祠堂里受尽香火,如今却是被丢在路边被过往行人随意唾弃。
  
      真是世事无常啊,青司一时感慨,明明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,她只是提出一个想法,答不答应,是由高佐决定的,可是她这一路行来,却是没有一个人说高佐的。
  
      即使有人提了,也会很快止住话头,略过去。
  
      瞧瞧,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悲哀。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青司笑笑,眼下所有人的悲愤,恐怕都会变成高佐扎进肉里的一根刺。
  
      他骄傲,他自负,他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,所以高佐无法容忍别人对他的一点点质疑,那怕是他看中之人被质疑,也不行。
  
      所以,高佐的雷霆之怒很快就会降来,而她将会踩着这怒火重新回来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青司摸了摸起伏急促的心脏,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,她总觉得,有些心慌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的西周皇宫里,早已经迎来了一人的到来。
  
      高佐伫立窗前,窗外是巍峨华贵的祭塔。
  
      她要的,马上就要完工了,他要的,也即将会马上到来。
  
      可是就在这种时刻,有人不识抬举的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高佐斜睨了身后的南玉落一眼,她身上的衣衫有些散乱,显然是从别处匆忙入宫。
  
      “我来这里,自然是找你。”南玉落走到高佐身边,举目看着眼前的祭塔。
  
      本来,她可以入主东宫,可是因为百里青司那个女人,她彻底丧失了进入的资格。
  
      她当初心心念念把自己撵出去,如今却又能魅惑的别人,可以为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,倾尽举国之力建造一栋祭塔……
  
      南玉落眸光一沉,垂落的手指紧紧捏住了自己的衣角,真是一个幸运的人,但是她会终结她的幸运。
  
      “我离开时,这塔不过一层,看来这段时间你很是勤奋。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不咸不淡的说着,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平静,可是话里的酸味还是让人一览无遗。
  
      高佐没有回答,从前面传来的线报来看,高渐离早就已经带着大军与狄国的盟书,在前往返回狄国的路上。
  
      当然这不是让他最为在意的事,他最开心的,是青司也在返回西周的路上。
  
      高佐看看眼前的祭塔,等到这塔一成,他要在这塔上与他的神女大婚,到时必然会万众瞩目。
  
      南玉落看着高佐缀在嘴边的笑,一阵恶心,这样一个草包,若是没有梁王,又怎么能轮到他称帝。
  
      可是就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,这人与那个百里青司,将所有人都给摆了一道!
  
      指尖刺进肉里,南玉落舒了一口长气,这才幽幽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梁王死在狄国,新任的罗嘉尔国王更是签订下盟书,天狼国虽然小动作不断,不过尚没有与西周抗衡的实力,皇上现在觉得惬意也是正常。”
  
      高佐眉头几不可察的一颦,他与南玉落打交道的次数虽然比较少,但是他听出对方话里有话。
  
      “你来找我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无事,”南玉落笑得随意,“就是想过来告诉你一个不算好消息的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道,“我是诚心而来,毕竟梁王已经死了,身为一个弱女子,总是需要找一个靠山,只是……不知道皇上愿不愿意诚心一听。”
  
      高佐的手指捻动着手上的翡翠扳指,直觉告诉高佐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,他最好是拒绝。
  
      可是在他心底深处,却又延伸出一种探知欲,让他忍不住去好奇,南玉落究竟带来了什么消息。
  
      南玉落从不期望高佐的好奇,在她看来高佐没有拒绝,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。
  
      南玉落站在高佐身后,幽幽的笑着,她嘴唇张合,将那些隐秘缓缓说出。
  
      高佐沉寂的目光先是惊讶,惊讶过后却又重归寂静,旋转着扳指的手指停下,整个房间里都处于一种诡异的寂静中。
  
      他会相信吗?
  
      还是会责怪自己多事?
  
      南玉落心里有些忐忑,她这投诚,本来就与别人不一样,
  
      更何况她用来投诚的事还是这个,脚步默默的退后一步,却又觉得这样太过怯场,硬生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。
  
      沙漏细索而下,良久,南玉落才听到高佐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拿出你的证据。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心下一喜,慌忙将自己早就想好的计划说出。
  
      高佐听完,没有再说别的,只转过身去走出了这所房间。
  
      南玉落被留下了,可是她的心情却是雀跃的。
  
      “百里青司,任你手眼通天八面玲珑,这次,我也要让你无处可逃,你不是喜欢得意吗,你不是喜欢猖狂吗,这一次我看你怎么翻身!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笑得志得意满,一打眼就见到有士兵从门外冲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质问向眼前的士兵,却被人直接缚了双手,掌宽的白绫被人勒上南玉落的脖子。
  
      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她不清楚的,这分明就是高佐准备杀人灭口。
  
      “高佐!我好心好意告诉你真相,没想到你竟如此害我!”
  
      南玉落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。
  
      高佐站在门外听着那声音,对着士兵做了个速战速决的手势。
  
      士兵收到命令,当即上前收紧了缠绕着的白绫,白绫被人一点一点收紧,南玉落终于慌了手脚。
  
      南玉落眼白翻出,舌头僵直,挥舞挣扎的手臂,不断从肺里挤出一丝求饶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“高佐,不……皇上,我发誓,这件事我谁都不会说出去,只求您能饶了我……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好话说尽,狼狈模样尽显,可是高佐依旧不为所动,到最后,不断扭动的身体也渐渐疲软。
  
      来回瞪着的腿脚渐渐变得僵硬,而那双瞪出的眼睛充血如珠,南玉落大约是到死也没想到,她会再这样的情况下死去。
  
      更没想到,她会死在高佐的手里。
  
      高佐面无表情的看着,近乎麻木的眼中,压抑着一片肆虐的黑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