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快穿:每次都是我躺枪 > 第450章:影帝,我没有要当影后 61

第450章:影帝,我没有要当影后 61

    “小雨说的一定是真的。她没机会接触这样的人。”霍温言冲钱浅笑了笑,话里有话的补充:“不过就算是小雨写的我也不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真的不是我写的。”钱浅两手一摊:“你看就知道了,明显的死亡摇滚风格,我是个拉大提琴的,连电吉他都不会用,摇滚对我来说隔行如隔山,真的不会写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霍温言笑着摇摇头:“你倒会说大实话,不会写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要不要先把《The Kindness of Strangers》先录一遍放在微博啊?”钱浅抬头问道:“想看海的穷苦女孩被陌生男人杀了,是不是很有象征意义啊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一下子刺激过分了怎么办?”周奕扬无奈扶额:“想看海的穷苦女孩被杀,这不是象征,这是直指,这首不要用了,容易打草惊蛇。先把《Lovely Creature》随便唱一唱放上去吧,你们那些制作什么的我不懂,总之快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那我到了丘默工作室问一问能不能找个男歌手来跟我合作。”钱浅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还要什么男歌手啊!”周奕扬一指身边的霍温言:“就他!他唱歌不跑调,你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啊!”钱浅一脸黑线,森森觉得跟外行说话很费劲:“这是混合蓝草音乐风格的死亡摇滚啊,师兄的声音那么清亮不适合啊!这样给你解释,杀人犯总要听起来沙哑疯狂一点吧?师兄只适合唱情歌,他肯定不行!”
  
      “很行!”周奕扬不在乎的挥挥手:“唱情歌的嗓子来唱杀人歌听起来更变态!你们快一点,赶在跟萧惠交涉之前先把《Lovely Creature》放上微博,然后让大家猜一猜,女孩上哪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然后呢……”钱浅一脸黑线的看着把专辑当做连续剧的周奕扬。
  
      “然后你们再把《Where the Wild Roses Grow》放上微博,顺便给吃瓜群众放个话,上次不见的女孩被杀了。”周奕扬笑得一脸坏坏的。
  
      “再然后呢……”钱浅的脸更黑,觉得周奕扬似乎在憋着坏。
  
      “再然后当然要放《Henry Lee》。”周奕扬指着钱浅的电脑说得一脸理所当然。
  
      “周先生!”钱浅无奈地提高了嗓门:“你这才是真正的诱导犯罪!!这么直白的教唆被分手的前情人如何杀掉移情别恋的男人真的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哎呀你很聪明!”周奕扬一副痞痞的模样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!按照目前这个谭依珊对你微博的关注程度,你放在微博上的歌曲她都会听。这首《Henry Lee》一定会对她形成有效刺激!她一定会对李锐有所行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这是不错的主意。”霍温言表示赞同:“至少比小雨你之前选的那首强,那首歌直指看海的女孩被杀害,谭依珊一定会有所警觉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直接放《Henry Lee》就好了。”钱浅呆着一张脸看着眼前这两个没下限的男人:“干嘛要放那么多杀人歌到我微博上!会教坏小朋友!我又不要用这种特殊方式博出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前两首歌的凶手都没被发现。”周奕扬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:“我们要给‘谭依珊’也就是以前的程娜娜,营造一个‘只要不被发现,做什么都没关系’这的心里环境。她不会注意到,这是一种心理暗示。因为我确定,她会反复听你上传的每一首歌曲,就像之前一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周先生……”钱浅咋着嘴感叹:“提醒我以后千万别得罪您!这么缺德的诱导方式您也能想出来?那对于普通大众不会造成坏影响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普通老百姓不会因为你那两首歌去杀人的,放心吧。”周奕扬挑眉:“大家最多抱着猎奇心理来听一听。谁像谭依珊似的,一听就是几百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几百遍?”钱浅微微吃惊的瞪大眼。
  
      “对!没错!”周奕扬斜着眼看钱浅:“装什么啊,你能说《Death Is Not the End》不是专门录给她听的?不过她把《永远》也听了几百遍,我确实没想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因为李锐想要《永远》吧?”钱浅耸耸肩:“不明白,那种不化妆就没法出门的男人有什么好念念不忘的,还为了他赔上自己一辈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可就说不清了。”周奕扬笑笑:“每个人的心里都很复杂,有些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,我们这行,这种情况见多了,每个人深陷泥沼的理由都不一样。我们这些旁观者,有时候真的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!那就这么定了!”霍温言站起身顺便拉起了身边的钱浅:“小雨,我们去机场,让奕扬去忙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唉!你个没良心的!”周奕扬一边叨叨咕咕的抱怨,一边也站起来跟在他们身后:“你眼睛里就能看见你家小美女吗?我这么个大活人在这边忙来忙去,你连饭都不管吗?”
  
      “等事情了了,请你吃席怎么样?”霍温言话里有话。
  
      “吃席?”周奕扬一愣,立刻气得笑了:“呵……那我能空手去吗?说来说去你就是算计我!”
  
      “周先生,真是对不起!”钱浅忙着转头向周奕扬道歉:“我改天请您吃饭好吗?我们下午两点的飞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小雨走,我们要晚了。不用你请他吃饭,吃饭着什么急!等忙过这一段时间再说。”霍温言不等钱浅话说完就一路拽着她急急往外走。
  
      “等等!”周奕扬叫住钱浅:“我回头发给你一张图片,你想办法转发给谭依珊,那是木马病毒,我要下在谭依珊手机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~~!唉,你别拉我啊!这多不礼貌啊!”钱浅被霍温言拽着跑,一路还扭着头望向被落在身后的周奕扬的方向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!”霍温言直接拽着钱浅出了酒店大门,把她塞进了自己的保姆车:“都是自家兄弟,不用那么客气。”
  
      呃……好吧。钱浅老老实实的坐到座位上,反正已经看不到周奕扬了。等下次再好好感谢他吧!谭依珊的案子,全靠周奕扬才能理得这么明白,钱浅心里其实对她非常感激。
  
      “你跟丘默工作室约了什么时间?”霍温言伸出一只手,帮钱浅理了理她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。
  
      “明天下午。”钱浅老老实实的回答:“其实萧惠已经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了,我说在考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!没事!你看着处理。”霍温言笑了:“我们下了飞机先去把那几首歌录了,我时间不多,要辛苦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!”钱浅瞪着霍温言一脸认真:“明明是你辛苦。这么忙还要帮我录歌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我小气。”霍温言笑得更开心:“不想让你跟别人唱对唱歌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