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 > 平天策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暮色将至

第四百三十一章 暮色将至

“还是要多看书。”
  
  林意自嘲的说了这样一句。
  
  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些想念齐珠玑。
  
  可能境况越是艰难,就越会想念过去的闲暇时光,想念自己的伙伴。
  
  若不是容意借用了萧东煌这辆马车的力量,以及自己丹田之中的这颗异物出现了这样的转变,那他们现在便已经死了。
  
  面对一名真正的神念境强者,他们依旧太过弱小。
  
  之前在道人城里哪怕苦战胜出,也只是因为对手先负重伤在先。
  
  这样连续的战胜,只是给他们形成了不好的错觉。
  
  所以他很庆幸。
  
  庆幸之前看过那么多杂书,发现了大俱罗这种修行法,庆幸在战斗之中,那些类如狗宝的记载,让他很快感知清楚了自己身体的细微变化。
  
  只是就如现在白月露等人反而要依仗他的力量一样,力量越大,要担负的事情便越多。
  
  他今后哪里会有多少能够平静看书的时候?
  
  他安静下来,目光低垂看着手中的缰绳,他的感知,却是再次落向体内丹田深处的那颗异物。
  
  和以往不同,在他的感知里,这颗东西再也没有之前咄咄逼人般的生气,它似乎开始走到寿命的尽头,开始衰败,开始死寂。
  
  只要在战斗之中再借以强大的真元来冲击,这颗东西将会更早的走向死亡,而且会将之前吞噬的一切元气再还给他。
  
  而且从现在开始,最为关键的是,他修炼得来的每一分元气,都会只属于他自身,不会再被这颗东西吞噬。
  
  所以就和普通修行真元功法的修行者从命宫境突破到承天境,从承天境突破到神念境一样,他在修行大俱罗功法的道路上,应该也是突破了某一个重要的关口。
  
  他的目光从缰绳上移开,落在自己的双手上。
  
  他的双手在战斗之中擦出了许多伤口,而且内里的骨骼都有些损伤,然而此刻,他的双手肌肤却是一丝淤青和破口都没有,那些细微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经结疤脱落,不留痕迹。
  
  他的双手肌肤白皙如玉,看上去甚至比一些女子的双手还要细腻,谁会想到,他这样的双手血肉和骨骼坚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韧得如同精钢,蕴含着可怕的力量?
  
  林意有些感慨。
  
  他知道除了白月露之外,谁都不会清楚他身体的变化,那名魔宗部众当然更不可能。
  
  所以那名魔宗部众一定会产生错误的判断,这便是白月露所说可以依靠他活下来的机会。
  
  他慢慢平静下来,从随身的行囊之中取出些伤药,吞服了一些,然后在身上那些未愈合的伤口上敷了不少。
  
  其实他此刻甚至不需要用药,只是他需要让人觉得他需要,他需要自己身上浑身药气。
  
  然后他开始吃东西。
  
  容意的随身行囊里一直带着独特的大俱罗口粮,即便是在战斗之中都没有遗失。
  
  当他吞下第一口这种独特的干粮时,他并不觉得自己很饿,只是当他的肠胃开始蠕动起来,开始消化这些食物时,他顿时觉得自己无比的空。
  
  他的身体,似乎变成了一个空的口袋。
  
  不饿,但是能够装下很多粮食。
  
  若是在平时,车厢内的那两名神念境修行者一定会感到极度的震惊。
  
  因为林意不断的吃着东西,他将自己带着的口粮和容意带着的口粮慢慢的全部吃完了。
  
  按照他之前的食量,这是他行军四五天的分量,而他四五天的分量,恐怕便是寻常人数十日的口粮。
  
  只是这样惊人的事情,车厢内的两名神念境修行者却甚至根本没有留意。
  
  陈尽如闭着双目,他在容意的面前沉沉睡了过去。
  
  而在另外的一个车厢里,那名皇宫里的供奉柴油盐,他的情绪却一直很不稳定。
  
  他的注意力,一直在厉末笑的身上。
  
  他的眼眸里,一直有光焰在剧烈的跳动着。
  
  他知道厉末笑是修行者世界里的真正天才,但他确实没有想到,即便是在他看来很难的真元手段,厉末笑也是一遍就会了。
  
  那些复杂至极的真元流动线路和细微的控制,寻常人肯定需要许多遍练习才能做到的事情,对于厉末笑竟然是没有任何难度。
  
  在此之前,他只想教厉末笑自己师门独有的那种压缩真元的手段,然而现在,他将自己所知的数门对敌手段都交给了厉
  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 
  末笑,竟然是并未花去多少时间。
  
  看着甚至已经不需要再练习的厉末笑,他终于忍不住认真的轻声说道:“不管如何,你都不能死在这里或者死在钟离。你才是我朝最宝贵的财产。”
  
  “我并不是将领,更不是陈尽如那样的军师。”
  
  在车厢黯淡的光线里,柴油盐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借以平复自己的心情,然后缓缓的说道,“我只是单纯的修行者,对于我而言,甚至整个钟离城都不如你宝贵。除了真正的圣者,整个南朝都不会有什么修行者有你宝贵,你的成长,或许便能决定将来的很多事情。”
  
  “你错了。”厉末笑摇了摇头。
  
  柴油盐顿时愣住。
  
  他虽然和厉末笑接触不多,然而只是这段教与学的时间,他便感觉出来这名真正的天才十分谦虚,根本不像有些年轻修行者一样自傲和自以为是。
  
  他没有想到厉末笑会直接用这样的语气和话语来回答自己的那番话。
  
  “就在这里。”
  
  厉末笑歉然的看着他,认真的轻声道:“若说宝贵,林意便比我宝贵。若说不能死,他才是最不能死的那个人。”
  
  柴油盐深吸了一口气。
  
  他再次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。
  
  他突然发现厉末笑所说的是事实。
  
  他只是因为被厉末笑的天赋所惊而忽略了这样的事实。
  
  他的心脏有些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。
  
  他发觉自己开始改变了主意。
  
  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认为跟着这两辆马车前行,最重要的不是完成皇命杀死陈尽如,而是让这两名年轻修行者能够活下去。
  
  ......
  
  天空里的光线黯淡下来。
  
  暮色将至。
  
  一直在车厢之中的陈尽如突然缓缓的醒来。
  
  他伸手掀开了晃动着的车门帘子,往马车的前方看去。
  
  马车的前方依旧是一片平坦的荒野,以前是开垦过的农地,除了这些荒废的农地里有些杂树和数条小河之外,似乎什么都没有。
  
  只是他知道,那名魔宗部众已经来了。
  
  (本章完)